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  • 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翡翠赌石小说
摘要

从地理上说除了缅甸出产翡翠外,世界上翡翠出产的国家还有危地马拉、日本、美国、哈萨克斯坦、墨西哥和哥伦比亚。这些国家翡翠的特点是达到宝石级的很少,大多为一些雕刻级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从地理上说除了缅甸出产翡翠外,世界上翡翠出产的国家还有危地马拉、日本、美国、哈萨克斯坦、墨西哥和哥伦比亚。这些国家翡翠的特点是达到宝石级的很少,大多为一些雕刻级的工艺原料。市场上商业品级的翡翠玉石95%以上来自缅甸,因而翡翠又称为缅甸玉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缅甸最著名的玉石产地是帕敢地区,该地区保守估计还可开采几十年。该地的玉石开采可追源到十四、十五世纪,原来主要是人工开采,1992年随着缅甸政府允许大公司进入,现代化的机械设备被用于开采,大大加快了玉石矿的采掘。 据估计,近两年每年玉石的产量在7000吨左右,但质量优良的玉石有减少的趋势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玉石场工程机械多(有近千台当地俗称“怪手”的挖土机和3000至4000辆运土卡车)、采矿规模大、黄色的泥沙石多、道路经常改道(道路经常被挖玉石的公司挖断)、河流被泥沙堵塞严重、生态破坏严重、用油用炸药多。从密支那到帕敢约有170公里,约需6个多小时。从帕敢往西可到印缅边境,往南可到瓦城(曼德勒市)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帕敢,那是一个不能轻易入内的地方。缅甸对玉石管制相当严格。以上世纪90年代为分水岭,此前,如果被查出带玉石进出,会立即被抓去坐牢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上世纪90年代后,缅甸政府将玉石开采纳入管理,土地由政府拍卖,只有注册公司才可以进入。开采出来的石头登记上税之后运到仰光的公盘拍卖,然后才可以从海路出口。不参与拍卖的石头只能在缅甸加工销售,任何私人不得进入矿山自由买卖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几百年来,帕敢在缅北的角落静静地看着冒险者前赴后继,看着从最初的人工挖掘、大象驮运演变成机械的怪手挥舞,看着自己从大山变成寨子,而自己身上的宝藏则变成了人们的装饰品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石头从帕敢山里运送出来,并不是最惊心动魄的,而在于辗转若干主人之后,被下决心切割开来的那一刻。此前,它们真正的价值完全可以任意驰骋。原石从帕敢运到曼德勒之后,要么整个儿地卖,这就称为赌石;要么打开一个小小的口子,抛光抛得亮亮地卖,这称作半明半赌。而买卖之后,究竟是“切割、打磨、再转手”,还是咬牙切割后的“狂喜抑或一屁股坐在地上”都由不得自己,“那都得看运气。”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生意大的玉石老板们都拥有自己的矿山。缅甸政府将矿山拍卖后,老板们可以拿到1—5年不等的开采期限,但如果财大气粗,也可以同时拥有5座不同的矿山。“如果和政府关系好一点,还有可能更多,玉石老板们都希望在有效期内尽可能多地挖遍这片地。

从缅甸到中国,每一块翡翠原石都经历了什么样的故事

缅甸政府也知道这是一块富矿,开始鼓励民间与政府合作。政府提供地皮,民间提供资金,交易后先给政府交10%的税,剩余部分政府和民间双方按照一定比例分成。但民间并不喜欢这种模式,“觉得自己太吃亏,但却没有办法,因为这是一个资源说话的行业。”政府掌控了资源,这样的情况下,优胜劣汰很快显现。

开采翡翠矿简单说就是挖山,山上的植被完全被破坏,矿工的工作就是将泥土和矿石搬运出来,几乎没有大型机械设备,一块大的矿石,需要十几个人抬。有钱人、贵妇们所佩戴的美丽精致的翡翠,就是这样出来的。 这里的翡翠开采却延续了700多年,至今还没有完全探明翡翠矿的储量。

矿工的收入,每天只有1美元 , 折合人民币每月工资240元左右 , 这么便宜的劳动力,老板们当然不想使用机械设备。炸药有时也会使用,但是炸药容易将翡翠损坏,因此使用得不多,主要还是靠人力。

矿山挑选过的矿石会被堆放到矿石垃圾场 , 其中可能会有一些被遗漏的翡翠矿石,因此矿石垃圾场里总是有很多人在翻捡石头,希望能够获得意外发现。这样的垃圾场也许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垃圾场,但是垃圾场也是有主的 , 每一个进入垃圾场的人都必须交费。虽然捡到的石头归自己,但是要带走垃圾场里的任何一块石头,还得缴税。

虽然克钦地方政府对于翡翠实行了严格的管理,走私翡翠要被判处死刑。但是高品质的翡翠大多还是通过走私流出缅甸 , 茂密的山林和复杂的地形,是走私者最好的保护 , 高额利润也使得他们甘愿冒杀头的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