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

  • 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翡翠赌石全集
摘要

前阵子和大家分享的《钢企老板8000万赌石切垮,检测发现竟是危料》一案,在行业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关注,买卖双方到底孰是孰非,是众人议论的焦点所在。近日,云南省石产

前阵子和大家分享的《钢企老板8000万赌石切垮,检测发现竟是危料》一案,在行业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关注,买卖双方到底孰是孰非,是众人议论的焦点所在。

近日,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召开“中国赌石第一案对云南石产业影响专题研讨暨媒体见面会”。

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

包括摩㑀、张金富、肖永福、李明晨、戴铸明等12名顶级珠宝玉石专家、学者代表,听取了案情介绍后认为,该起交易完全符合赌石交易的行业惯例。
根据霸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,2019年4月24日,张有省伙同张晓林、陶德军,在霸州市某钢铁公司内,将一块翡翠玉石虚构产地为缅甸木那坑口,骗取马某波信任后,以人民币8000万元的价格卖给马某波。

经检测,该玉石实际产地为危地马拉,市场价值不高于人民币436.97万元。

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

就此,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专家认为,赌石过程中,辨别真假的依据是原石有无任何人工造假,包括有无皮壳造假、开口造假、芯子造假、颜色造假、掩盖残缺造假、挖空增透造假、天窗造假等。

如果这些环节中有造假行为,就是假的。

在赌石行为中,产地不是辨别真假的依据。

比如和田玉,不仅是新疆和田地区有,其他地区也产和田玉。

辨别是否是和田玉,只检测矿物成分等,只要符合和田玉的特征,就属于和田玉。

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

专家们认为,该交易过程符合交易特点,不存在虚构事实。马某波此前曾经多次前往云南购买赌石,并非生手,熟悉赌石的规则、赌石的风险,并且请来了广东平洲的玉石拍卖师郑某生近距离对赌石毛料进行看、掂、照、敲、触等方法全方位观测,在双方多个叫价还价的平等协商过程后达成了这块赌石的买卖交易。
业内传的沸沸扬扬的“翡翠赌石第一案”再出后续!

云南省石产业促进委员会专家指出,玉石检测,只能对已经切开的石头进行检测,无法对毛石进行检测。玉石检测中,只能检测玉石成分等,不存在检测产地一说。特别是市场价方面,各地的价格是不一样的,存在区别。为此,霸州方面测算出来的市场价格是经不起考验的。对方的检测有没有资质?也需要进一步核实。

与会专家说法       
"本案中交易的原石,没有皮、没有裸露,确实是翡翠。霸州方面的这个证据也不充分,产地不作为真假鉴别的依据。矿物成分只要符合翡翠特征,就是翡翠。我的观点是,这次交易符合行业规则和交易惯例,对方请了专家过来看,并讨价还价,谈不上隐瞒真相,何况这块料连皮都没有,容易辨别。该案中没有协议、没有录音、没有确切的证据,只能按行规解决。我对此案有几个疑问:这种打破行规、不按行规出牌的买主,我们怎么看待?行业里应该用什么样的规范来对待?什么人给予的产地鉴定以及价格评估?在没有国家和行业标准的情况下,他们是依据什么作出的结论?建议在玉石交易没有新办法出台前,不提倡赌石交易方式,合适的时候引进第三方评估机构。"——戴铸明(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委员、《宝玉石》杂志社编委,云南珠宝促进会高级顾问,云南珠宝协会副秘书长、副会长) "这个事件的核心是有没有欺骗行为?问题回到这个石头的载体:1.真实性存在。2.这块原石可不可以预见的内容。第一个问题: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,这块原石没有经过任何人工处理,没有人工染色,整块石头是原石,所以不存在欺骗行为。这块石头的属性,不是明货是赌货,不仅是买方在赌,卖家也在赌,不存在哪一方欺骗。从专业角度上讲,赌石有没有可预见性。如果可预见,就不叫赌石,神仙难断寸玉。河北方面的做法是错误的。"——张金富(原云南省宝玉石专业委员会主任、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)
"赌石从明朝起就开始了。这块料是不是真货,买家请来了“眼睛”(专家、品相师),以“眼睛”的意见买的货,说明买家对这块货是认可的,不能否认买家的交易价格。这块石头在没有打开之前是可以协商退货的,切开后就不能让卖家负责任。"——肖永福(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、云南省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主任)
"该起交易过程中不存在诈骗行为,实物在这里,不存在诈骗。这个案子具有典型的示范作用:进入司法程序,这么大的金额,如果成立,大半辈子就进去了,对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有警醒作用。

此事的焦点在于:交易属于即时交易合同,是由于行业的特殊性,符合交易惯例,在其他行业很少。为什么在这么大的交易金额里没有合同,是行业惯例形成的。马某波将第二块石头扣下,这就不叫赌石了。在云南、在缅甸,这个交易规则是世界交易规则,没有哪个国家对玉石交易有强制性规定。

而对方漏洞百出,8000万元估价400多万元,连零头都估算出来了,这太荒谬了,价格评估出了洋相。

"——李明晨(云南省石产业促进会秘书长)
"我在云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工作多年,是做鉴定的,按照国家玉石鉴定标准,危地马拉的石头也是按照翡翠鉴定。但翡翠鉴定,没有产地鉴定一说。"——向永红(国家注册珠宝质检师、国家注册珠宝评估师、高级工程师)